媒体聚焦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聚焦
高能环境:扫清医废战场稳后方
来源:高能环境总浏览:11043

导读: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医疗废物、污水出现井喷式增长。这个隐形战场是疫情防控的一道关口,医疗废物、废水若处置、管理不当,极易造成空气、水体、土壤污染,甚至导致病毒二次传播,使垃圾收集工、医务工作者、患者乃至整个社区都可能接触到传染源,损害一线医护人员在正面战场上的“御敌”成果。面对严峻的形势,北京高能时代环境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加入逆行者大军,开展了“医疗废物及污水阻击战”,确保一线产生的医疗废物和废水得到及时、有序、高效、无害化处理。这一成就背后靠哪些“黑科技”和管理体系支撑?7月27日,《环境与生活》杂志记者就此采访了该公司执行董事长凌锦明。

 

       给火神山医院的土壤水体穿“防护服”

 

       2020年初,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战“疫”初期,我国参照“非典”期间北京小汤山医院的模式,在武汉市建设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北京高能时代环境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高能环境”)执行董事长凌锦明告诉《环境与生活》杂志,高能环境董事长李卫国在大年三十夜得知该消息后,决定派出团队驰援武汉火神山医院的建设。一天之内,高能环境首批参与医院援建的35位施工人员就从湖南及湖北其他地区赶赴武汉。

 

高能环境应急团队为火神山医院铺设防渗膜

 

       高能环境是1992年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改制后成立的环境服务高科技企业,目前已累计完成国内外千余项大型环境服务工程。其业务领域涵盖环境修复、城市环境和工业环境三大板块,具体细分领域包括土壤修复、地下水修复、危废、工业固废、工业废水、污泥处置、垃圾焚烧发电等。

 

       在火神山医院的建设阶段,高能环境主要负责“医院防渗工程”,这道工程相当于给医院所在的土地、周边水体等穿上“防护服”。该公司铺设的防渗膜覆盖整个院区,使污染物不会渗透到地下。凌锦明解释道:“防渗工程对后续建设进度影响较大,非常考验一个企业的应急能力,我们的团队在一夜之间将草图细化成精准施工图,工人们无缝对接,保证了建设速度。”

 

高能环境应急团队为火神山医院铺设防渗膜

 

       这也是对高能环境防渗技术的考验。高能环境为火神山医院2.5万平方米地基穿上的“防护服”是具有防渗、防腐、防水功能的“HDPE膜医院防控系统”。这套系统以高密度聚乙烯(HDPE)土工膜、聚丙烯(PP)无纺土工布、土工格栅、钠基膨润土垫(GCL)等为主要防渗材料,可有效阻截医疗废物、医疗污水等对土壤、地下水及周边水体造成污染,遏制病毒扩散。

 

       凌锦明介绍,早在1988年,高能环境的前身——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的垫衬工程处,就从国外引进了HDPE土工膜材料及其安装设备、垫衬技术,这套“防渗屏障系统”解决了防止电子对撞机物质渗漏污染土壤的重大难题。之后,该技术被广泛应用于国内矿山冶金污染控制、污染场地修复、老垃圾填埋场污染治理、工业危险废弃物处理、石油化工污染控制等多个领域,并被成功应用在2008年奥运工程、“大科学工程”高海拔宇宙线观测站(LHAASO)等国家重大工程中。

 

       多道工艺保障医疗废水无感染性

 

       除了防渗工程,医疗污水的处理也是棘手问题。医疗污水含有大量的病菌、病毒以及化学药剂等污染物,传染性和污染性极强。凌锦明告诉记者,1月29日,了解到火神山医疗污水处理系统在建成后尚缺乏专业的技术团队来支持运营,高能环境立即主动接洽,提出支持该院的污水处理系统安装及运营工作。1月30日,高能环境的水处理技术团队从各地赶到武汉,进驻现场,配合开展建设的收尾工作。他们争分夺秒地进行设备调试,3天内使医疗污水处理系统得以交付使用。

 

高能环境应急团队为火神山医院铺设防渗膜

 

       凌锦明介绍,高能环境的团队利用自主研发的“PCR核心设备”,配备一体化高能蠕动床生物强化处理装置,使医疗污水经过预消毒、化粪池、调节池、生化处理(降解COD和氨氮)、沉淀、二次消毒等严格的工艺处理,达到《医疗机构水污染物排放标准》的规定后才排入市政管道。其团队还为医院配备了“一用一备”两套污水处理系统,一组运行,一组备用,在一组系统发生故障或进行检修时,仍有一组系统可以运行,达到“双保险”效果。火神山医疗污水处理站调试运行期间,处理量达800立方米/天,可以处理该医院的全部污水。

 

       “即使面对防护物资紧缺、监测仪器有限、恶劣天气等种种困难,高能环境的运营人员仍24小时坚守,严格执行人员防护、安全操作与消毒杀菌程序等运营铁律,确保污水处理站全天候安全运营,守住了疫情防控的环境安全底线。”凌锦明强调。

 

       医废就地处置 日收日消

 

       火神山医院投入使用后,每天都会产生大量生活垃圾、餐厨废弃物、废弃防护用品、医药包装和医疗器具等医疗废物。医疗废物在《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是头号危险废物,它们含有大量病原体、有害化学品及其他有害物质,具有全空间传染、急性传染和潜伏传染等特点。凌锦明指出,医疗废物处置的“三缺乏一隐患”成为高能环境团队亟需解决的难题:缺乏医疗废物应急设施、缺乏医疗废物转运车辆和转运箱、缺乏应急设施现场处置人员,同时,处置效果难以达到正常情况下的排放要求,造成环境卫生、人员安全隐患。

 

高能环境驰援武汉抗击疫情的应急团队

 

       针对上述问题,高能环境团队启用其独有的“医疗废物处置系统”。该系统以移动式医疗废物焚烧方舱为主要设施,配置自动提升、破碎进料装置,可对医疗废物进行车载式小型焚烧、高温热解,同时利用集成高效的烟气净化设备,减少二次废物,该系统还具备自动清洗、紫外线消毒功能,可24小时持续运行,有效处置了疫情防治所产生的口罩、防护服、鞋套等高感染性废物。

 

       值得一提的是,该系统利用可自动识别、统计储量、实时定位的“RFID医疗废物周转桶”来收集医疗废物,并配合医疗废物专用车的运输调度,通过大数据收集系统,让各机构、单位共享互联网数据,可追溯每一桶医疗废物的运输路径。

 

       疫情期间,火神山医院每天需要焚烧处置的医疗废物量约4~5吨,高能环境的运营团队通过加强全过程监控、配备自动处置工艺,制定安全生产标准等措施,确保了医疗废物焚烧处置过程安全、环保、高效,实现医疗废物“就地处置,日收日消”。

 

       团队零感染完美凯旋

 

       妥善处置医疗废物和医疗污水,守住环保防线,为战“疫”前线解决后顾之忧,一方面要依靠核心技术,另一方面也离不开环保人的忘我付出。涉疫医疗废物处理人员,是此次战“疫”中除第一线医务工作者外,离传染源最近的群体之一。谈到临危受命时最担心的事情,凌锦明诚恳地说:“我们最担心的,当然是员工的生命安全和健康。一线员工非常辛苦,经常穿着防护服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公司领导层非常关心员工的身体状况,每天必须电话询问。”

 

参与火神山医院医疗废物、废水处理运营的团队

 

       凌锦明坦诚地说,比起天津港爆炸事故后的应急处理,高能环境在这次战“疫”中面对的不可控因素更大:“天津港爆炸重在应急处理,当时高能环境的员工通宵达旦,以最快速度在三天三夜内处理完现场,只要防止污染物进入土壤污染地下水,就能基本消除后续的隐患。而我们当时对新冠肺炎的了解非常有限,难以做出更有针对性的保护措施。所幸的是,在严格的防护和监测措施下,整个团队人员零感染,完美凯旋。”

 

       技术创新+体系治理

 

       凌锦明底气十足地说,高能环境在此次战“疫”中不辱使命,圆满完成任务,是其公司综合实力的体现。

 

       “高能环境的核心竞争力在于技术创新,目前已拥有310项专利技术、21项软件著作权。”凌锦明举例,2010年紫金山金铜矿湿法厂发生铜酸水渗漏事故,高能环境负责后续处理,其团队首次在国内矿山环保工程上采用“水平防渗+新型垂直防渗墙+自动抽水井”构成的立体防渗系统,从此这就成了我国建设高环保标准金属矿堆浸矿山的标杆性做法。

 

       此后,高能环境首创的“垂直生态屏障系统”,在工业场地污染修复、地下水及水源地保护、流域治理、矿山修复等多项环境治理与系统修复工程中,得到成功应用,江苏靖江原侯河石油化工厂填埋危险化学品废物场地污染治理项目、云南驰宏锌锗会泽大渣堆重金属污染综合治理项目都有赖于此。

 

高能环境紫金山金铜矿湿法厂项目

 

       在采访中,凌锦明多次强调了高能环境的“体系”理念。他说,环境污染治理应当形成体系,而不是只看一两项技术。传统的污染分类看似分明:水、气、固体、土壤,但其实,生态污染治理是环环相扣的,比如土壤修复往往也得顾及地下水的保护。

 

       凌锦明举例,湖北省十堰市是南水北调中线的源头,境内有2000多条支流汇入丹江口水库,而距离十堰市最近的县城郧县(现为郧阳区)曾有多家电镀厂,当地的污染土壤中铬含量超标百余倍,雨后“黄水”直接影响丹江口水库的水质。对此,高能环境对“病土”采用“刮骨疗毒”之法:挖出受污染土壤,接受“晶格封闭”技术的钝化、稳定化和固化处理,随后安全回填;同时对处置场地采用多层防渗措施,防止六价铬溶于水造成二次污染。

 

       企业成长紧跟社会需求变化

 

       “更新的是技术,而不变的是‘科技创新、服务利民’的企业宗旨。”凌锦明表示,作为一家成立26年,总市值超一百亿元的环保企业,以技术起家的高能环境,其发展壮大的逻辑是,以“为人类为社会创造持久安全的环境”为使命不断扩展,逐渐形成自己的体系。

 

       凌锦明认为,高能环境的成长取决于两个维度。

 

       第一个维度是“市场”,这与中国环保市场的发展现状相呼应:一方面是中国的人口总量大,垃圾处理、生活污水等市场需求和人口总量高度正相关;另一方面是工业制造业的持续发展,号称“世界工厂”的中国,只要有工业生产,就有环保需求。

 

高能环境医废运营人员日常巡检

 

       第二个维度是社会发展带来的需求变化。凌锦明以垃圾处理为例加以解释,中国早期采用简易填满方式,没有防渗措施,容易污染土壤地下水,故“卫生填埋”是环保企业的第一轮市场。后来,随着城市化扩大,沿海地区土地稀缺,而填埋场占地面积大,难以适应发展的需求,“占地少、对周边影响小、减量化较明显、残渣可资源化的垃圾焚烧日渐兴起。但实际上,目前垃圾处理的关键还是要因地制宜。比如土地便宜、人口不密集的地区,填埋比较有优势。而且,我们已经拥有利用填埋场甲烷发电、供热的技术。”凌董事长指出,随着社会发展,又将产生新的环保需求,高能环境的垃圾处理业务从填埋发展到焚烧,再到目前两者并举,这是企业成长逻辑紧跟社会需求变化、与时俱进的表现。

 

       从“服务中国”到“布局海外”

 

       凌锦明还谈到,高能环境的业务发展并不止步于国内,在“走出去”的政策大背景下,其公司的目标是“成为全球领先的环境系统服务商”。对此,凌锦明阐明了两个发展方向。

 

       一方面,发挥自身了解中国国情、技术转化落地能力强的优势,和环保企业起步早的国家进行项目合作、引进技术,在土壤修复、太阳能、垃圾焚烧冷却系统方面,与国外知名科研院所及环保企业建立长期战略合作关系。

 

       另一方面,让高能环境的先进技术走向周边国家。截至目前,高能环境在缅甸、泰国、蒙古、老挝等国已承接多个环保项目。此外,作为国际固体废弃物协会 (ISWA)的铂金会员单位,高能环境还主编、参编了61项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和技术规范。

 

高能环境污水运营人员检测出水水质

 

       可持续发展需坚持“长跑思维”

 

       凌锦明认为,对环保企业而言,技术是基础,管理决定了企业的定位和长期发展。“在目前市场形势下,业主会依据综合能力选择供应商,我们也更倾向于选择愿意为高品质服务买单的业主。近些年,我们逐渐放弃了部分购买力不足的地区的业务,朝‘东进南下’的方向进击市场。在选择和被选择的过程中,企业最关键的是要坚守核心价值。”

 

高能环境总部大楼

 

       在访谈的最后,凌锦明执行董事长强调,近些年,在环保行业内有部分企业出现危机的情况下,高能环境不盲目跟风,一方面积极锻造核心技术,优化了六大技术中心,另一方面始终“坚持长跑思维”。凌锦明说:“环保有社会需求,但这并不意味着环保企业就可以追热点,甚至进行过度融资、过度包装,否则初心就不对。中国的环保市场足够大,企业唯有坚守核心价值,树立长跑思维,整个行业才能持续健康发展。”

 

 

注:本文节选于《环境与生活》杂志

本刊专题部副主任于宝源、通联部副主任李东华

对本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