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川滇多个矿山污水直排长江流域 尾矿坝形同虚设
来源:新京报总浏览:24383

       对长江流域生态安全和水资源保障有举足轻重作用的金沙江的峡谷中,随着梯级水电站群建设逐步完成,密集矿山开采隐患逐渐增多,2300多公里江段上分布着众多的排污点。

       万里长江在四川宜宾以上被称为金沙江,金沙江对长江流域生态安全和水资源保障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其地质构造复杂,发育历史曲折漫长,地质环境恶劣。如今在金沙江峡谷中,随着梯级水电站群建设逐步完成,密集矿山开采隐患逐渐增多,2300多公里江段上分布着众多的排污点。

 

       2015年7月2日,云南金阳县金阳河口,三个矿业公司,几十个铅锌矿采矿洞,将开采的铅锌矿矿渣直接倾倒在山坡进而入金沙江,形成不稳定滑坡体,并侵占金沙江库容。这些矿山基本没有尾矿坝,生产污水就直接排放金沙江中。

       2015年7月2日,四川凉山溪洛渡水电站库区,泥石流造成两处隧道堵塞。泥石流爆发区域有诸多采矿点,矿洞随意废弃的大量矿渣,被泥石流裹挟着倾泻而下,加剧了危害。

       2015年7月5日,云南省昆明市东川区因民镇田坝村落脚组,田坝村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易天贵告诉记者,金因公司开矿过程中,造成的泥石流把组里45亩水浇田覆盖,至今没有获得赔偿。

       万里长江在四川宜宾以上被称为金沙江,金沙江对长江流域生态安全和水资源保障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其地质构造复杂,发育历史曲折漫长,地质环境恶劣。

       如今在金沙江峡谷中,随着梯级水电站群建设逐步完成,密集矿山开采隐患逐渐增多,2300多公里江段上分布着众多的排污点。

       

       采矿污染

       当地环保局回复:“不会有排污现象”
  
       “金沙江沿江两岸分布着难以数计的矿厂,很多都将含有重金属和有毒化学元素的尾矿水直排到金沙江。”一位金沙江环境问题的学者告诉。
       7月4日,到达云南省昆明市东川区因民镇田坝村落脚组,田坝村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易天贵告诉,4月25日,落雪矿区曾发生一起矿难,当地矿山被责令停产整改。但20天前,又有些矿厂开始偷偷生产了,一旦所在区域的十几个矿厂开工,仅有的水源就会被矿厂全部占用,农作物无法种植,全组83户人家生存艰难。
       “到了晚上,顺着机器的轰鸣声到金沙江边,你就可以看到尾矿水通过管道直排到江里,便可判断有没有在生产”。一位村民说道。
       深夜,沿着金因和万金两个铜选厂的黑胶管,跟随村民向金沙江搜寻,巨大的管道直插金沙江内,一股半米高的“喷泉”从乳白色的水面喷发,白色的污水和汛期黄色的金沙江水形成鲜明对比。
       “其实,田坝村的现状不过是东川区的一个缩影,现阶段,由于铜、铁、铅、锌等市场低迷、价格下降,多数矿厂处于停产状态,污染相对减弱。”地质和环境研究学者杨勇表示。
       对于现仍有尾矿水直排问题,东川区环保局局长的回复是“现在企业都在停产状态,不会有排污现象。”
  
  地质隐患
  尾矿坝形同应付检查的摆设
  
  7月3日,登上云南昭通巧家县茂租乡茂新矿业公司的尾矿坝,尾矿坝建在一条山沟的半山腰,高出金沙江500多米,数十米高的尾矿坝墙虽然又用沙袋加高了几米,但尾矿依旧溢出。
  
  沿途仅在金沙江云南省昆明市东川区和四川省凉山州的部分矿区,就发现百余座蓄满尾矿的尾矿坝和漫山遍野的尾矿渣土堆积在山间峡谷,大多数尾矿坝和弃渣场分布在地质条件脆弱,易引发泥石流的陡峭狭窄沟谷地。同时,金沙江从四川省攀枝花市到云南省巧家县约400公里江段,分布有上千座矿山和数不清的采矿点,很多临江的山体被开挖掏空。
  
  “金沙江最大的环境问题不只是金沙江水污染问题,更严重的是大量堆积的尾矿坝和山体采空后的地质灾害隐患。现在是停产阶段,如果再次开工,尾矿库已经没有库容。这些尾矿坝根本不能满足大量日产尾矿的处理,而成为应付环保检查的摆设,偷排甚至明排成为常态。”杨勇告诉。
  
  据初步调查统计,金沙江流域共分布有地质灾害3739处,其中滑坡2032处,崩塌322处,泥石流932处,不稳定斜坡453处。
  
  转型艰难
  产业结构调整短期难见效益
  
       依靠水电投资和矿业开发是金沙江沿岸政府的主要经济来源,四川省会理县常务副县长唐晓兵接受记者采访表示,目前会理县已逐步进行产业结构调整,会理县矿业占70%的财政收入,今年以来,因国内上游原材料市场低迷,约有70%多矿业企业停产,矿业经济一垮皆垮,上半年减收2亿多。向绿色能源转移的项目,光伏发电站和风电已经初具规模。绿色能源开发和旅游等转型,短期内很难看到效益,目前无法弥补矿业亏损造成的财政收入下滑。
  
       同时,唐晓兵呼吁:“应尽快确立河谷保护带和功能保护区,要依靠法律和制度,建立相关的生态补偿机制,因为金沙江生态功能和水资源功能让下游城市受益巨大,应该通过特殊机制对上游补偿”。